资源篮中还没有资源,赶紧挑选吧!

如有条件,教师要读一些“大书”

常有老师来信希望提供阅读书目,也常有人热情地为老师开书单。我则总感到很难。我青少年时代没受过完整的正规教育,后来的个人阅读,既无系统,也无方向,往往“有什么就读什么”,这也造成了兴趣比较广泛,时常转移。

可以说,我基本没有系统的“专业阅读”,特别是理论阅读。现在很多教师学历高,也有许多专家主张多读专业书,我更不敢置喙了。

1.教师“读得杂一些”有好处

但我一直觉得,“读得杂一些”也有好处,不但语文教师,其他学科的老师,也可以有比较宽的阅读视野。比之无限丰富的世界,“专业”是狭窄的;教育原理是从生活智慧中提纯的常识,它在生活中的原味是含有趣味的,可能更容易感知而非简单的教训。

我甚至觉得,有些基本常识方面的书可以反复读,有些专著能浏览一下就很好,如果认为这本书能吸引你,就读下去;如果实在读不下去,为什么不放弃?生命只有一次,时间很宝贵,阅读也不能离开趣味。

我爱读野史笔记,认为比正史有趣,这种兴趣持续至今。那些“段子”和“谣言”往往是一个时代的“道听途说史”,在专制时代,为“广大群众喜闻乐见”,口耳相传,有价值。我早年也曾担心今后“一肚皮鬼狐禅”,但我后来觉得比官修正史有价值,只要你有独立思考能力。

我的思绪常常飞到书中的那个时代,想象那些人,那些事。何以见得,名人菜谱就不重要呢?说他生活简朴,三月不食肉,但何以会有这套菜谱?说他仗义,却何以使性虐待奴婢,等等,都要看,并能动脑筋看个透。

鲁迅批评某些人一肚皮“某先生的体重,某将军的饭量”,认为无用;但我以为未必无用,我会以此猜测百年前某先生的生活习惯及有无“三高”,我会猜测当年某将军为什么成为外战外行的饭桶。其实,鲁迅作品本身,什么都关心,他是杂文家,是杂家,更是思想家,好像并无什么“专业”。他说过,眼中的一切,“都和我有关”。

2.如有条件,教师要读一些“大书”,这是“底子”

如有条件,教师要读一些“大书”,而且早些读比较好,这是“底子”。比如《史记》《资治通鉴》,至少观其大略,对文科教师,很有用。当代史书,如《第三帝国的兴亡》,可以读一读,也是打底子的书,对了解治学方法,了解世界、观察社会都大有益处。

有些书,我隔几年会再看一遍,有本《光荣与梦想》,我读过好几遍,我至今对这本书的表达着迷,我常常想:作者有什么样的阅读背景,又是怎样形成这样的表达风格,他的语言为什么是这个样,等等。有的书要找同类的书作比较阅读,而且要不断地寻找,不断地发现可疑之处,十几本、几十本读下来,发现其中的破绽。这样的经历难道没用吗?当然有用:经验出现了,人变聪明了。

经历过饥荒年代,当知一粥一饭可以活人,荣华富贵可以死人。读书的道理是一样的。有些人读得多而专,但并不聪明,这是学而不思所致;反之,有人读书并不算多,而且杂,但勤于思考,举一反三,得其法。有一回听毕飞宇说“阅读也需要天才”,我想我不可能达到那样的境界,但我一直到老年都能保持阅读兴趣,我认为这比“天才”更重要。

3.非专业的阅读可能更为必

教师需要专业阅读,同样需要非专业阅读,相比而言,非专业的阅读可能更为必要。我惊讶于一些教师专业之外的一无所知,话题稍有延展,他就会不以为然地说:这和课堂教学有关么?

但我不认为这是什么专业精神,反而会认为他被“工具化”了,他本来应当有一双灵巧的手,可以制造工具解决难题,但由于他太专一,结果把自己变成了一具齿轮,一把改锥,一柄铁锤,甚至连工具也不如,成为一个部件,甚至一颗螺丝钉。教师工作每天与人在一起,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,他怎么可能只起一种作用?而且是被动的?

我们可以看到,一些教师宽阔宏大的知识背景让他们的教学有很高的立足点,有不同一般的视野,有不同的方法,思想在飞翔,灵魂在歌唱,学生受到的启示是无尽的;反之,有些教师知识陈旧,不知融会贯通,没有表达智慧,只能机械地从事灌输。据说有的教师除了专业阅读,不读史书,不看电影戏剧,更不看小说,这对从事文科教学的老师而言,令人费解,但有人以此作为治学佳话,很奇怪。

学科专业阅读,大家起点基本一样,阅读体验也常有共通之处,比较容易形成共识。而非专业的阅读,触发思考,结合专业背景形成独特发现,有可能发展为他的风格。有智慧的阅读者不排斥任何阅读。

我的专业阅读接触了他人的经验,我在教学实践中也借助他人的经验;但是,我的非专业阅读则有独特性。我的工作经历中,从非专业阅读中获得的启示多于教育专业阅读,我必须承认这一点。

来源:校长视野


学科网2019届高三11月一轮复习资料大全
Copyright ©2003-2018 Phoenix E-Learning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