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鸿门宴》原文|翻译|赏析

上传人:yunfanseo来源:学科网 2017-12-07

所属教材:必修一语文

作者:司马迁

沛公军霸上,未得与项羽相见。沛公左司马曹无伤使人言于项羽曰:“沛公欲王关中,使子婴为相,珍宝尽有之。”项羽大怒曰:“旦日飨士卒,为击破沛公军!”当是时,项羽兵四十万,在新丰鸿门;沛公兵十万,在霸上。范增说项羽曰:“沛公居山东时,贪于财货,好美姬。今入关,财物无所取,妇女无所幸,此其志不在小。吾令人望其气,皆为龙虎,成五彩,此天子气也。急击勿失!”

楚左尹项伯者,项羽季父也,素善留侯张良。张良是时从沛公,项伯乃夜驰之沛公军,私见张良,具告以事,欲呼张良与俱去,曰:“毋从俱死也。”张良曰:“臣为韩王送沛公,沛公今事有急,亡去不义,不可不语。”良乃入,具告沛公。沛公大惊,曰:“为之奈何?”张良曰:“谁为大王为此计者?”曰:“鲰生说我曰:‘距关,毋内诸侯,秦地可尽王也。’故听之。”良曰:“料大王士卒足以当项王乎?”沛公默然,曰:“固不如也。且为之奈何?”张良曰:“请往谓项伯,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。”沛公曰:“君安与项伯有故?”张良曰:“秦时与臣游,项伯杀人,臣活之;今事有急,故幸来告良。”沛公曰:“孰与君少长?”良曰:“长于臣。”沛公曰:“君为我呼入,吾得兄事之。”张良出,要项伯。项伯即入见沛公。沛公奉卮酒为寿,约为婚姻,曰:“吾入关,秋毫不敢有所近,籍吏民,封府库,而待将军。所以遣将守关者,备他盗之出入与非常也。日夜望将军至,岂敢反乎!愿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。”项伯许诺,谓沛公曰:“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。”沛公曰:“诺。”于是项伯复夜去,至军中,具以沛公言报项王。因言曰:“沛公不先破关中,公岂敢入乎?今人有大功而击之,不义也。不如因善遇之。”项王许诺。

沛公旦日从百余骑来见项王,至鸿门,谢曰:“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,将军战河北,臣战河南,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,得复见将军于此。今者有小人之言,令将军与臣有郤。”项王曰:“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。不然,籍何以至此。”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。项王、项伯东向坐;亚父南向坐,——亚父者,范增也;沛公北向坐;张良西向侍。范增数目项王,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,项王默然不应。范增起,出,召项庄,谓曰:“君王为人不忍。若入前为寿,寿毕,请以剑舞,因击沛公于坐,杀之。不者,若属皆且为所虏!”庄则入为寿。寿毕,曰:“君王与沛公饮,军中无以为乐,请以剑舞。”项王曰:“诺。”项庄拔剑起舞。项伯亦拔剑起舞,常以身翼蔽沛公,庄不得击。

于是张良至军门见樊哙。樊哙曰:“今日之事何如?”良曰:“甚急!今者项庄拔剑舞,其意常在沛公也。”哙曰:“此迫矣!臣请入,与之同命。”哙即带剑拥盾入军门。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。樊哙侧其盾以撞,卫士仆地。哙遂入,披帷西向立,瞋目视项王,头发上指,目眦尽裂。项王按剑而跽曰:“客何为者?”张良曰:“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。”项王曰:“壮士!——赐之卮酒。”则与斗卮酒。哙拜谢,起,立而饮之。项王曰:“赐之彘肩。”则与一生彘肩。樊哙覆其盾于地,加彘肩上,拔剑切而啖之。项王曰:“壮士!能復饮乎?”樊哙曰:“臣死且不避,卮酒安足辞!夫秦王有虎狼之心,杀人如不能举,刑人如恐不胜,天下皆叛之。怀王与诸将约曰:‘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。’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,毫毛不敢有所近,封闭官室,还军霸上,以待大王来。故遣将守关者,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。劳苦而功高如此,未有封侯之赏,而听细说,欲诛有功之人,此亡秦之续耳。窃为大王不取也!”项王未有以应,曰:“坐。”樊哙从良坐。

坐须臾,沛公起如厕,因招樊哙出。沛公已出,项王使都尉陈平召沛公。沛公曰:“今者出,未辞也,为之奈何?”樊哙曰:“大行不顾细谨,大礼不辞小让。如今人方为刀俎,我为鱼肉,何辞为?”于是遂去。乃令张良留谢。良问曰:“大王来何操?”曰:“我持白璧一双,欲献项王,玉斗一双,欲与亚父。会其怒,不敢献。公为我献之。”张良曰:“谨诺。”当是时,项王军在鸿门下,沛公军在霸上,相去四十里。沛公则置车骑,脱身独骑,与樊哙、夏侯婴、靳强、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,从郦山下,道芷阳间行。沛公谓张良曰:“从此道至吾军,不过二十里耳。度我至军中,公乃入。”

沛公已去,间至军中。张良入谢,曰:“沛公不胜桮杓,不能辞。谨使臣良奉白璧一双,再拜献大王足下,玉斗一双,再拜奉大将军足下。”项王曰:“沛公安在?”良曰:“闻大王有意督过之,脱身独去,已至军矣。”项王则受璧,置之坐上。亚父受玉斗,置之地,拔剑撞而破之,曰:“唉!竖子不足与谋!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。吾属今为之虏矣!”

沛公至军,立诛杀曹无伤。


译文

刘邦的军队驻扎霸上,没能和项羽相见。刘邦部下的左司马曹无伤派人对项羽说:“您想在关中称王,任命子婴做国相,珍宝样样被他占有。”项羽大怒,说:“明天犒劳士兵,要打败刘邦的军队!”当时,项羽的军队有四十万,驻在新丰鸿门;刘邦的军队只有十万,驻扎在霸上。范增劝项羽说:“刘邦住在山东时,贪恋财物,喜欢女色。现在进关了,财物一点也不贪,女色一点也不迷恋,这表明他的志向不在小处。我曾派人去察看,他住处上空云气,都是虎龙的形状,成五彩,此天子气的。必须赶快攻打他,不要失去良机!

楚国的左尹项伯”,是项羽的叔父,他一向跟留侯张良要好。张良这时正跟随着刘邦,项伯就连夜骑马赶到刘邦军营,秘密地会见张良,把项羽要攻打刘邦的事详细地告诉张良,想叫张良和他一起离开刘邦军营,说:“不要和他们一起死了。”张良说:“我为韩王送沛公,沛公现在遇到急难之事,我逃走了,是不讲信义的,我不能不告诉他。于是张良进去了”,把情况详细地告诉刘邦。刘邦大吃一惊,说:“怎么办?”张良说:“谁替大王考虑这些的?”他说:“鲰生劝我说:‘距关,不要让诸侯的军队进来,秦地就可以全部占领而称王了。’所以听的。”张良说:“估计大王的军队足以抵挡项王吗?刘邦沉默”,说:“当然不一样。又将怎么办呢?”张良说:“请让我去告诉项伯,说您是不敢背叛项王的。“刘邦说:“你怎么与项伯有交情?”张良说:“秦时与我交往,他杀了人,犯死罪,我救了他;今天有急难,所以亏他来告诉我。“刘邦说:“谁给你少长?”张良说:“他比我大。“刘邦说:“你替我请他进来,我将像对待兄长一样侍奉他。张良出去”,邀请项伯。项伯就进去见刘邦。刘邦献上了一大杯酒,祝项伯长寿,并与他约定结为亲家,说:“我入关,一丝一毫的财物都不敢据为己有,籍吏民封存仓库,等待项将军的到来。所以派遣将领把守函谷关的,防备其他盗贼的出入和意外的。我日夜盼望将军到来,怎么敢反叛呢!希望您将我的情况详细告诉项将军,说明我是不会违背道德的。项伯答应了”,对刘邦说:“第二天不能不早点来向项王道歉。“刘邦说:“好吧。”于是项伯又连夜离去,他回到项羽军营,将刘邦的话全部向项羽报告,就说:“您不先攻破关中,你怎么敢轻易入关呢?现在人家有了大功,你反而攻击他,这是不讲信义的。不如趁此好好地款待他。“项王答应了。

您第二天带领一百多骑兵前来见项王,到了鸿门,谢说:“我和将军合力攻打秦国,您在黄河以北作战,我在黄河以南作战,但是连我自己也没料到竟先攻入函谷关灭了秦国,能够在这里再看到将军。现在有小人他说,令您和我有了隔阂……”项王说:“这是您的左司马曹无伤说的;不但是,我怎么会这样。“项王当天就留沛公一起喝。项王、项伯朝东坐,亚父朝南坐。亚父的人,范增大了。刘邦朝北坐,张良向西坐做陪客。范增屡次向项羽使眼色,举起所佩的玉玦多次暗示项王杀掉刘邦,项羽却默默地没有表态。范增站起来,走到外面,叫来项庄,对他说:“你为人不忍心。你上前给他们敬酒,寿命结束,请用剑舞来助兴吧,趁机就在座位上,杀了他。不的人,你们都将被他所俘虏。“项庄就进去敬酒。寿命结束,说:“您与沛公饮酒,军队中没有什么可供娱乐,请用剑舞来助兴吧。“项王说:“好吧。“项庄拔剑起舞,项伯也拔剑起舞,常常用身体掩护刘邦,使项庄不能刺到刘邦。

于是张良到军门见樊哙。樊哙说:“现在的情况怎样?”张良说:“很急!现在项庄拔出剑跳舞,他的真正用意却在趁机刺杀刘邦。”樊哙说:“这是近了!请让我进去,与之同样的命令。”樊哙就带着剑拿着盾牌进入军门。持长戟交叉的卫兵要拦住他,不让他进去,樊哙侧着盾牌撞去,卫兵都跌倒在地上,樊哙就进入军门,掀开帐幕,向西站着,睁大眼睛看着项羽,头发直竖起来,眼眶都要裂开了。项羽按剑而跪着说:“这是什么人?”张良说:“刘邦的侍卫樊哙的原因。“项王说:“勇士,赏给他一杯酒。”就给他一大杯酒。樊哙拜谢后,起,站着把酒喝光。项羽说:“赐给他一只猪腿。”就给了他一只生猪腿。樊哙把他的盾牌反放在地上,再把猪腿放在盾牌上面,拔出剑来,切着吃。项羽说:“勇士!能再喝吗?”樊哙说:“我死都不怕,一杯酒怎会推辞呢!从前秦王有虎狼一样的心,杀人唯恐不能杀尽,惩罚人唯恐不能用尽酷刑,因此天下人都起来反叛他。怀王与诸将领约定说:‘先打败秦军进入咸阳的,就封他为王。’现在沛公先打败秦军进入咸阳,一丝一毫的财物都不敢沾边,封闭官室,撤回了军队驻扎在霸上,来等待您大王。他特意派遣将士守关,是防备其他盗贼的进入和意外事故的发生。刘邦这样劳苦而功高,不仅没有得到封侯的奖赏,反而听信小人的谗言,要杀有功的人。您这是走秦朝灭亡的老路啊,我认为大王不应采取这样做法!“项王没有回答,说:“坐在。”樊哙跟随张良坐下。

坐了一会儿,刘邦站起来到厕所去,趁机叫樊哙也出来。刘邦出来后,项羽派都尉陈平出来叫刘邦回去。刘邦说:“现在出来,没有向项羽告辞,对这件事怎么办?”樊哙说:“大行不顾惜细枝末节,有大礼节的人不躲避小的责备。现在人家是切鱼肉的刀和砧板,我们就是鱼和肉,生杀的权掌握在别人手里,自己处在被宰割的地位,为什么要告辞呢?”于是就走了。于是让张良留下辞谢。张良问他说:“您带了什么礼物?”他说:“我带来一双白璧,想献给项王,一双玉杯,想献给亚父。刚才项王发脾气,所以不敢献。你就替我献给他们吧。”张良说:“遵命。”当时,项羽的军队驻扎在鸿门,刘邦军队驻扎在霸上,两军相距四十里。刘邦就丢下他的车马与随从人员,独自骑马脱身,部将樊哙、夏侯婴、靳强、纪信等四人拿着剑和盾牌徒步逃跑,他们从郦山下,经过芷阳抄小路逃走。刘邦走时对张良说:“从这条路到我军,不过二十里而已。估计我们回到军营时,你才可进入。刘邦走了”,从小路到军中。张良才进去辞谢,说:“刘邦不胜酒力,不能亲自来告辞。他让我奉上一双白璧,敬献给大王足下,一双玉杯,敬献给范大将军足下。“项王说:“您在哪里?”张良说:“听说大大王有意责备的,单身离去,现在已经回到军营了。“项王就接受了玉璧,把它放在座位上。范增接过玉杯,把它放在地上,拔出剑来,敲碎它,说:“唉!这小子真不值得跟他谋划大事了。夺项王天下的人,一定是刘邦的。我们现在等着做他的俘虏了!刘邦回到军中了”,马上把曹无伤杀掉。